网站地图
RSS订阅
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职场指南

如何解决我国软件人才发展失衡的局面

作者:永康人才网 来源:互联网 日期:2009-12-17 12:34:44 人气: 网址:http://www.51jucai.com.cn
导读:说起软件,不得不说印度,2002年初,把软件出口额从最初的5000万美元提升到62亿美元、领军企业实现年增长100%,这样百度一个发展中的人口大国用最初10年时间席卷了

说起软件,不得不说印度,2002年初,把软件出口额从最初的5000万美元提升到62亿美元、领军企业实现年增长100%,这样百度一个发展中的人口大国用最初10年时间席卷了全球18%的软件行业市场份额。

    印度的成功让同样是发展中国家,同样具有人才资源的极大优势的中国对发展软件行业信心大振。正是2002年起,中国刮起了一股发展软件、赶超印度的旋风。同样在2002年,教育部《关于批准有关高等学校试办示范性软件学院的通知》中钦点的35所示范性软件学院破土动工,中国拉开自主培养软件人才的序幕。

    近10年的发展,从国家制定战略性发展软件行业到今天,中国软件外包行业已经有了令人振奋的进展。截至今年6月,全国共有服务外包企业6673家,从业人员121.5万人。本月IDC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,中国离岸软件外包市场在未来5年内仍将以35.5%的速度高速增长,2012年将达到89亿5千万美元的收入规模。

    12月3日在无锡召开的2009微软中国软件外包事业高峰论坛上,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表示“中国已经不仅仅是软件行业的市场中心,而是逐步成为研发中心和战略中心。”本次论坛上公布的数据也显示,中国IT相关从业人数将从2009年的476万人预计达到2013年642万人的规模,IT人力资源将成为中国软件外包产业发展的最大优势之一。

    但是,在高速发展的背景下,中国外包软件行业也面临重大挑战。软件外包企业规模在国际市场上尚不具有核心竞争力,高级人才缺口一直存在。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(CCID)针对2008年人才市场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,目前IT行业每年存在至少50万的软件人才缺口,并且还在以每年20%的速度增加。

    失衡的“人才金字塔”

    目前,印度最大的软件外包公司员工数已达10万人,而中国顶尖的外包公司员工还不足两万人。Grander研究副总裁Frances提到,中国软件企业“规模小,市场分散”的现状令人担忧,缺少领军式的标杆企业使得中国软件外包难以形成行业规模。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战略合作部总经理申元庆也指出,在软件人才方面,“中国和印度的差距是10年”。

    从软件外包行业行情分析,充足的人力资源是公司“接国际大单、做大项目”的根本基础。而中国软件外包供应商现在仍然难以突破“万人瓶颈”,这使得企业在树立自身品牌、实现行业突破上变得更加困难。

    其实,按照目前国内每年有60万行业相关专业毕业生来计算,软件人才的基数并不算少,但业内却仍在用“紧缺”形容对人才的需求。

    虽然在人才基数上优势巨大,但是在人才构架上,目前中国软件外包却面临着“失衡的金字塔”的挑战。

    按照微软中国研发中心对于软件行业人才构架的模型来看,必须搭建起稳定的人才金字塔才能保证企业持续高速发展。在这个金字塔中,“塔基”是基础软件开发人才,“塔身”是成熟的项目管理经理,“塔顶”是企业的决策层。

    中国目前软件外包行业的“人才金字塔”状况显现出一种“塔基坚实、塔身断层、塔顶不全”的失衡模式。

    申元庆认为现在并不缺乏基础工程师。目前学生毕业以后经过不同的培训,很快就可以上手。特别是学校方面提供的教学经验和品质、工具不断提升,使毕业生的技术能力得到提高。申元庆指出目前的人才断层断在“塔身”。

    根据微软中国外包事业中心高级项目经理王帅的研究,目前中国外包公司的中层领导者,以项目经理为例,占到全体员工的5%,这就意味着一个项目经理要带领19个工程师实施项目,但从国际经验看,比较理想的比例应该在1∶5.

    项目管理人才是整体研发团队的中心,除了自身具备很强的专业技术能力,还应该对市场有全面的考虑并能够准确地了解客户需求,协调各种资源并掌握项目进度和质量控制。这个断层直接限制了国内软件外包供应商的规模。

    印度的纳拉亚纳·穆尔蒂被誉为“印度的比尔·盖茨”,作为印度软件人才金字塔的一座“塔顶”,他在印度是成千上万年轻人崇拜的偶像,他的Infosys公司也正是世界软件巨头之一。在中国,缺少这样的领军人物来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。张亚勤说:“培养行业领军人才对于打造中国软件外包事业将产生非线性效应”。

    塔顶层次的管理者主要关注业务模式的转型,是既懂得管理又懂软件,并具有外包市场开拓能力的高级人才,这种人才应该具有国际视野,即熟悉国际化企业工作管理模式,掌握国际标准和规范,参与国际软件竞争和市场开拓为公司发展制定长期战略性目标,行业对这类人才的要求已经达到战略层面。

    海辉软件集团CEO孙振耀所提到的情况也许是目前国内软件外包行业的一个缩影,“公司里约有90%的员工限于工程技术方面,而针对市场的核心管理人才不足10%,在这10%中海归、国外的行业专家又占了绝大部分,来自本土的领军人物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 这90%的工程技术人员扛起了“中国制造”的大旗,目前却鲜有人能顶起“中国智造”的旗帜。

    “学校教育培养不出项目经理”

    有业内人士分析印度在过去的10年间成为软件出口大国,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建立了若干“信息技术学院”、“软件技术学院”、“高级信息技术学院”,培养和造就了大量软件高级人才和软件工程师。

    面对人才金字塔“塔身断层”的现状,近几年来,软件工程硕士即MSE(Masterof Softw are of Enginering)也走进了软件人才培养体系。这是汇集了信息技术、计算机学科、管理学科、市场营销学科的交叉学科。MSE和MBA、法律硕士一样,是国内最近几年从国外引进的一种学位,目的即是“面向产业和市场,培养高层次的实用型、复合型、国际化的软件技术开发、应用和管理人才”。

    面对如此规模的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机制,企业老总们似乎并不太买账,他们认为“学校教育永远培养不出项目经理”。

    软通动力CEO刘天文说,高校更注重基础教育的普及,它的目标跟市场目标不一样。

    据了解,目前中国软件外包供应商几乎百分之百都有自己的培育学校,其根本目的就是解决大学毕业之后如何融入企业、进入市场。完成这个培训,企业往往要投入自身收入5-8%的经济成本,以及6-18个月的时间成本。

    目前国内大学中的教师,大多数是从留校的学生中成长起来的,没有企业实际的项目经验。而企业学校中的培训教师则是来自技术研发部门的优秀员工,有着丰富的实际项目经验。

    虽然近几年高等教育不合理的问题进行了一定的调整和改进,但是这个速度远远跟不上行业发展需求。不少CEO直言依靠学校教育转型来打造项目经理“我们等不了”。

    软件开发项目的商业流程、团队合作的经营理念,这些在学校里面学不到。刘天文提到:“大学里面没有‘八小时概念’,也很少有把事按时做完的压力,而当这一切变成了商业承诺,就完全是另一回事”。很多CEO认为,让一名学生变为员工,最重要的是增强他对公司的认同感和归属感,而这得益于企业文化的经营,是必须由企业来完成的。而中国的企业正在逐步认识到这一点,开始着力打造真正属于本土的中层管理者。

    拿什么造就“中国的比尔·盖茨”

    微软(中国)研发集团战略合作部总经理申元庆提到:“中国有最好的人才,即使现在不是全球软件外包第一,将来也一定是。”

    飞速发展的中国已经从不少企业的“市场名单”上转移到了“战略名单”上,近几年来,越来越多的国际性研发中心在中国设立,这无疑带动了整个中国软件外包行业的发展。如果说在做市场的时候,中国的软件外包还在走“制造业”的路子,那么现在就已经到了让信息研发给制造业创造升值空间的关键时期。行业内部对于既有扎实的软件开发硬实力,同时又有全球化战略眼光、还能深谙本土市场的综合性人才的需求愈加告急。

    在这个时期,随着全球化和本土化趋势进一步推进,大规模的“跨国企业效应”对中国软件人才培养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。这其中,微软公司的“金字塔培训计划”。

    分别针对外包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、中间层项目管理人员和底层的程序员进行有针对性的培训项目。提升企业管理者的战略眼光和统筹管理能力,让项目管理人员的综合能力得以提升,让程序员能随时了解最新的技术发展趋势,更好的配合客户开发更具创新性的产品。

    针对中国软件人才金字塔塔身断层的现状,微软打造出“精英俱乐部”项目,计划5年内培养1000个软件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。这些人员,初步都将从微软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中甄选最优秀的工程师来担当。目标是“至少让整个中国的软件外包企业在接微软订单的能力上有所提升,进而提高整个中国软件外包产业的服务能力”。

    从目前我国软件外包人才培养的情况看,要实现从“中国制造”到“中国创造”还需要高等教育、企业培训、“第三方”支持共同努力,才能打造一套全新的人才培养机制,填平行业人才缺口,跟上以及保证软件服务外包行业的发展速度。

共有: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发表评论
姓 名:
验证码: